山海共生、绿蓝泼墨——大自然赋予了之江大地斑驳错落之美,但区位导致的发展落差一度较大。

如何扭转城乡差距扩大的趋势?怎样把城乡发展作为一个整体,科学筹划、协调推进?怎样形成以城带乡、以乡促城、城乡互动的发展格局?

2003年,浙江省委全面启动的“八八战略”中,提出要进一步发挥山海资源优势,推动欠发达地区跨越式发展,积极实施“山海协作工程”。20年来,浙江域内“山”与“海”携手同行,并持续加大对中西部地区的对口支援工作,在新时代新征程上奏响“山海协奏曲”。

山海协作助力区域城包養網乡协调发展

早年的浙江,将地图上的杭州临安清凉峰镇与温州苍南大渔镇相连,就出现一条有特殊意义的线——“清大线”。

这条线,从区域发展的角度看,将“山海”分割。线的西南侧,群山绵延,耕地稀缺,包括丽水、衢州全境以及杭州建德、淳安,温州苍南、泰顺等县市的部分区域,属浙江欠发达地区;线的东北侧,水系纵横,土壤肥沃,集聚着自古繁华的杭嘉湖、宁绍平原及甬台温等地,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较好。

跨越“清大线”,念好“山海经”,成为浙江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必答题。

2003年,浙江省委全面启动的“八八战略”中,提出要积极实施“山海协作工程”。其中最直接的举措,就是将省内的“海”(经济强县)对“山”(欠发达县)进行结对帮扶,形成陆海统筹的更强合力。

位于浙江杭州市西湖区双浦镇的西湖—淳安山海协作“共富飞地”千岛湖智邦大厦正式开园(2023年8月28日摄)。新华社发

一个环抱浙江的“大水缸”千岛湖,一个坐拥千年锦绣的西湖,杭州淳安县与西湖区借“山海协作”牵手多年。淳安在西湖区建成西斗门“科创飞地”、双浦“消薄(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飞地”等,发展起高端制造、数字经济、总部经济等业态,实现了异地发展、本域保护。

20年来,随着“山海协作工程”的不断深入,浙江逐步形成了一套协同化、全方位、多层级、不断有机更新完善的政策体系,推出“山海协作”产业园、生态旅游文化产业园等,共建产业、科创、消薄等三类“飞地”,增强山区内生发展动力。

位于浙江温州市鹿城区的鹿泰总部科创园(2023年6月1日摄)。新华社发

浙南山区县泰顺与温州市鹿城区携手,打造了温州首个“山海协作”飞地平台——鹿泰总部科创园。园区制定招商政策,大力开展招商活动,吸引泰顺218个村抱团投资该项目,一笔笔分红资金从鹿城“飞”到泰顺,为两地注入共富活水。

近年来,两地还探索“双向飞地”新模式,变“输血”为“造血”,解决百姓就业和企业用工两大难题。

泰顺整合域内土地厂房等资源,共建鹿泰“双向飞地”产业园,成功招引正泰逆变器智造等10个项目,总投资25亿元,预计解决就业1000人。

20年来,浙江山区26县通过“山海协作”累计获得结对市县援助、土地指标外调等渠道资金近1000亿元;推动“山海协作”产业合作项目12438个,完成投资7305亿元;经济强县帮助山区26县建立20多个“山海协作”实训基地,累计培训劳动力近150万人次。

通过“山海协作”机制,有效推动浙江区域协调发展水平走在全国前列。浙江省乡村振兴研究院首席专家顾益康表示,“山海协作”准确把握了促进城乡融合发展和区域互䃼发展的规律性,并以创新举措落到实处,䃼短板的过程也是创造新优势的过程。

一对母女在杭州举行的大道之行——“八八战略”实施20周年大型主题展览上观看展示浙江建设成就的视频(2023年9月9日摄)。新华社记者 翁忻旸 摄

20年久久为功,浙江成为全国区域发展最均衡的省份之一。如今,浙江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比缩小到1.9,地区居民收入最高最低倍差缩小到1.58,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连续38年位列各省区第一。

山海同行实现良性互补

多年来,浙江把“山海”区域差异视为发展机遇,将欠发达地区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推动山海互济、良性互补。

地处浙西南山区的丽水,在打通“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转化通道中,创新运用好“问海借力”这把“金钥匙”。

今年上半年,浙江省“山海协作”重点工程——莲都大厦在金华义乌拔地而起。“研发、销售在义乌,生产制造在丽水莲都区。”莲都大厦项目相关负责人说,入驻莲都大厦的企业不仅可以享受两地税收、金融、人才等福利,还可叠加自贸试验区和“山海协作”飞地特殊政策。

近日,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景宁600”高山冷水茭白迎来丰收。云端采购、冷链物流,每天都有2万多斤茭白从景宁景南乡、大漈乡销往绍兴上虞、台州温岭等景宁“山海协作”结对县(市、区)。

在浙江省丽水市景宁畲族自治县大漈乡大漈村茭白交易市场,村民将新收割的茭白打包冷藏(2021年8月25日摄,无人机照片)。

在地处东海之滨的上虞,多家企业与景南乡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达成产销合作意向。“山里货”搭乘“海上风”进入中高端市场,农业品牌“丽水山耕”在大都市的知名度包養網越来越高,也带动了民族地区数万户农民增收致富。

浙江大学区域协调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董雪兵表示,“山海协作”就是要协同发挥政府与市场双重作用,通过两地资源、人才、技术等要素流动、整合,实现区域优势互补、联动发展。

通过“一县一策”,发挥各县域资源禀赋、地方特色,浙江不断拓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转化通道,培育壮大富民产业,逐渐形成了淳安水饮料、龙游特种纸、缙云机械装备、青田不锈钢等8个产值超百亿元产业。

在浙江淳安经济开发区一家水饮料企业拍摄的瓶装水生产线(2020年12月8日摄)。新华社记者 徐昱 摄

如今,“山海”通道更加广阔。

舟山跨海大桥建成,将舟山海岛与内陆连为一体;丽水无水港利用宁波舟山港优势,打造丽水货物进出宁波港口的“绿色通道”;金(华)台(州)铁路建成,开辟了浙中山区与浙东沿海“山海协作”新通道……经过20年发展,浙江建成的一大批海陆基础设施,打通了山海之间的发展梗阻,成为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共建“一带一路”的新引擎。

跨区域书写“山海情深”

跨越“山”与“海”,浙江各级干部在对口帮扶中西部地区中展现担当作为。20年来,浙江把“山海协作”的协同理念,进一步延伸到参与和服务全国大局之中,努力开辟区域协调发展的新空间。

贵州省铜仁市沿河土家族自治县中寨镇特意将镇上一条路命名为“安吉路”。这条路背后的故事,让“山”与“海”的情谊也跨出了省域。

这几年,来自浙江湖州市安吉县黄杜村的近3535万株优质白茶苗,在贵州、四川、湖南等多地扎下深根,陆续进入丰产期。

浙江安吉白茶“产业大脑”显示黄杜村捐赠种植在贵州、湖南、四川等3省5县茶苗的分布情况(2023年2月21日摄)。新华社记者 黄宗治 摄

一片“金叶子”,奠定了黄杜村的富裕之路。“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也应该有能力去帮助别人。”黄杜村党总支书记盛阿伟说。

2018年,黄杜村提出捐赠1500万株茶苗帮助贫困地区群众脱贫。随后,安吉陆续派出考察组前往贵州、四川、湖南等地,进行选址、种植、采摘、销售指导。

不仅如此,茶苗捐到哪里,来自浙江的茶叶加工、品牌推广、产品销售就跟进到哪里,解决受捐茶农的后顾之忧,真正让“扶贫苗”变成“致富叶”。

在西藏那曲,浙江援藏干部把浙江市场、技术、人才、浙商四大优势,与那曲资源优势相结合。长荣娜秀服装智造工厂成为那曲首家包養行情非矿非建筑业的规上企业,生态精品酒店、光伏+储能新能源电力工程等一大批招商项目,成为那曲发展的标志性工程。

“山海协作”,不仅有产业项目的帮扶,还注重补齐民生短板。

改扩建后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阿拉尔市第一中学,一座座教学楼、艺术楼、实验楼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浙江台州投入8000余万元援疆资金,建成了这个可容纳45个教学班、2100名学生就学的九年一贯制中学,缓解了当地学位班额较拥挤的现象。

包養網重视经济提振,更重发展理念同频。“原来种土豆,一亩地收入最多1000元;现在种葡萄,一亩地能收入1万元。”四川九寨沟黑河镇绕蜡村甜蜜金棚·酿酒葡萄“共富工坊”负责人何官秀介绍,工坊发展订单农业,农民收入节节攀升。

列车行驶在金台铁路仙居县境内的永安溪特大桥上(2021年6月25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黄宗治 摄

“共富工坊”是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典型经验。工坊由村(社区)、企业等党组织结对共建,通过送项目到村、送就业到户、送技能到人,引导企业将适合的生产加工环节布局到农村。如今,依托东西部协作,“共富工坊”已在中西部多地生根。

董雪兵表示,“山”与“包養海”的“双向奔赴”,充分发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在遵循市场规律的基础上,以可持续发展为基础,探索出了一条先发地区与欠发达地区互惠双赢、协调发展的新路子。

文字记者:邬焕庆、王俊禄、张璇、唐弢

海报设计:曾学真

编辑:周文林、陈海通、郑雅宁、王浩程、邬金夫

统筹:周咏缗、郜新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