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登场,精神头就来了”

“越是假期,我们越忙。这几天,我们一天要演出好多场,虽然有些累,但看到游客鼓掌的时候,觉得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2月13日,大年初四,刚演完一场红嫂故事沉浸式情景小院短剧《妇救会》的杨素华,边收拾道具边告诉记者。

61岁的杨素华,是沂南县马牧池乡马牧池北村地地道道的农民,她现在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山东红嫂家乡旅游区《沂蒙四季》艺术团演员。

杨素华从小就喜欢唱歌,在地里干活也要唱两句。2021年2月底,《沂蒙四季》艺术团招聘演员,杨素华前往应聘,端庄的仪表与清亮的嗓音让评委眼前一亮,她顺利成为艺术团的签约演员。

杨素华坦言,刚开始时,最令她发怵的事有两件,一是不会表演,二是普通话中夹杂方言口音,“老师常笑称我说的是‘沂普’。”

那段时间,别人休息了,杨素华就瞅机会加班练。自身勤勉,外加导演、同事帮助,杨素华的表演水平得到很大提升,“沂普”味儿也少了许多。现在,不论红嫂故事沉浸式情景小院短剧,还是《沂蒙四季》山村剧场演出,她都能很好地完成,从村民变成了一名“演员”。

“我家距离景区只有五六里路,在家门口当演员,不仅圆了自己的表演梦,而且提高了收入、传承了红色文化,村里人都很羡慕我。”杨素华说。

由于小戏小剧是室外演出,演出条件相对较差。但杨素华说,演员们依然认真演好每一场戏,“什么热啊、冷啊、蚊子啊,只要一登场,就什么都忘了,精神头也来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把自己最好的状态展现给观众。”

“春节假期,《妇救会》《识字班》等几出剧集在小院内正常演出,除此之外,大家还要在景区的其他节目中客串角色。”杨素华说,这个假期,景区编排了春节版大型行进互动式红色演艺节目《临沂往事——古城烽火》,还结合春节特点,编排了室外情景剧包養《回家过年》。

革命战争年代,马牧池乡的党员群众踊跃支前,留下了一个个军民鱼水情深的感人故事。如今,当地群众将这些红色故事用戏剧形式展演,成了助推乡村振兴的精神力量和文化资源。一出出乡土气息浓郁的小戏小剧,生动讲述着红嫂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记者 纪伟 通讯员 郑树平)

吕剧之乡,庄户剧团演出忙

冬日暖阳下,中国红戏台格外明艳。大年初三上午10点整,铜锣一响,伴着坠琴与扬琴合奏出的悠扬旋律,东营市东营区牛庄镇吕剧文化传承公益岗人员卢秀英一抖水袖,小步快走登上了东营城南庙会的戏台。传统吕剧《李二嫂改嫁》选段一开场,台下便响起阵阵掌声与喝彩声。

舞台一侧的扬琴演奏者孙长胜,是这台小戏演出队伍的领队。他时而含胸收琴,时而轻扬下颌右手拉出琴弦。偶尔,他也停歇下来注视演员,等待为下一句唱腔伴奏。

一个包養網排名半小时的演出,演员声情并茂,观众沉浸其中。

东营区是吕剧发源地。每到春节,忙活了一年的群众便放下农具,操起扬琴、坠琴,穿上花花绿绿的戏服,唱响百年吕剧。六户镇是东营城南庙会举办地,“村村有好戏”主题演出是本次庙会的重头戏,大年初一至正月十五好戏不断。

“每年新春前后是庄户剧团最忙的时候,一天两台戏是常有的事儿。”去年,孙长胜自从进了腊月一直在忙,今天一早化好装便乘车来到庙会演出,完成后还要回到牛庄镇东庞社区,“那里还有2000多名居民盼着哩!”

隋修义是最后一个登台演唱的。本想简单收拾一下就乘车返回牛庄镇的他,却被几位戏迷围住了。“传统剧目《姊妹易嫁》中,‘想当初含羞带怒离张家’这段开头我总是唱不好,再教我一遍吧……”面对戏迷的请求,隋修义又开腔清唱。

虽然时间紧张,但看到热情的戏迷,孙长胜还是很开心。他告诉记者,东营区吕剧保护传承发展中心的10位专业演员,经常在农闲时节到镇上,通过组织培训班传授唱念做打本领。每次参加培训,孙长胜他们也会这样围住专业老师。

2年前,牛庄镇设置了21个吕剧文化传承特色公益岗,任务就是传承吕剧,丰富群众文化生活。孙长胜从口袋里掏出下午的演出节目表,指着演员名单,颇为自豪地说:“在我们的带动下,吕剧爱好者队伍越来越壮大。演员有四五岁的娃娃,也有八十岁的老人。”

“春节期间,牛庄镇21名吕剧文化传承员,将带领13支乡村文化队伍轮番登上40多个农村社区的大舞台、小剧场,把精心编排的108场演出送到老百姓身边。”牛庄镇党委书记马守良告诉记者。(记者 李广寅 通讯员 徐淑霞)

黄河故道传来古桑民歌

大年初三,气温回暖,夏津黄河故道国家森林公园椹仙小镇也愈发热闹。“翻椹叶(哎)攀椹枝,椹子落了满一地……”一阵悠扬婉转的小调从古桑林树梢掠过,飘进人们的耳朵,时而古朴,时而高亢。这是张显祯带着包養網心得他的民间艺术团为龙年春节准备的民歌小调,唱的正是这片古桑林。

张显祯是夏津小有名气的民间艺人,十六七岁开始敲架鼓,每年元宵节随队伍走街串巷,如今已是夏津架鼓队的领队,也是这项县级非遗的传承人。除了架鼓,他更多的精力都花在了整理夏津民歌上。“前半生深耕三尺讲台,后半生传承民歌小调。”79岁的张显祯身形消瘦健朗,每场演出从不缺席,“我精神头好得很,过年的节目更不能落下。”

他部队出身,退伍回到家乡夏津县苏留庄镇后屯村,成为当地中学的一位文体老师。这是一个被古桑树包围的村庄,先辈们为了治理黄沙,世世代代种植桑林,才有了如今的黄河故道古桑树群,这是我省首个“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张显祯在椹果的香甜味中长大,黄河故道桑林的故事填满了他的童年记忆。

退休后,张显祯开始骑着包養網电动车到附近的村庄转悠。“在我的印象里,儿时总会听到母亲哼唱一些非常好听的歌谣,歌词大多反映植桑治沙、农民耕种与嫁娶风俗等。”他找到一些还会唱这些民歌的老人,用手机录下片段。一首民歌往往要找到很多人、录制几十遍才能拼凑完整。之后他再整理出歌词并填谱,一首又一首。

现在,张显祯的“民歌集”已经收录了54首夏津民歌。记者看到其中一首《盼君回》旁标注着“林玉友唱(74岁)”,手机录音播放的是一位老人极为纯朴的嗓音,那是很多人童年睡前听过的歌谣。从这些歌声中,能品读到黄河故道从古至今的变化,也能窥见华夏悠久的农桑文明。

“人人都说家乡美,怎么比俺黄河故道的景色美,千年古树连成片,万亩杂果紧相连……”《黄河故道我的家》是张显祯创作的一首合唱民歌,见证了这片土地的沧桑变化。

这些年,古桑群树影斑驳间,公园内潺潺溪水旁,古桑民歌经由夏津县民间艺术团的演绎传遍大街小巷。他们演得认真,过往游客听得开心。“团员全是来自附近5个乡镇20多个村的农民,年龄在六十岁到八十岁之间。”担任团长的张显祯说,这些民歌唱响了,千年古桑群便有了“诗意的栖居”。(记者 张双双 通讯员 邓美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